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
房事兒

五環外市場的消費潛力,讓哪些現象級企業成為贏家?

時間:2019-10-08 10:35:31   來源: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   閱讀:136   評論:0
內容摘要:  2018年7月26日,拼多多登陸納斯達克,市值逼近300億美元,位列中國十大互聯網公司。在不到三年的時間里,它實現了從0到2.95億月活躍用戶。  近日有消息傳出,今日頭條和抖音的母公司字節跳動集團,正處于IPO上市前的排隊準備中。  據環球旅訊報道,酒旅界風頭正勁的OYO也......

  2018年7月26日,拼多多登陸納斯達克,市值逼近300億美元,位列中國十大互聯網公司。在不到三年的時間里,它實現了從0到2.95億月活躍用戶。

  近日有消息傳出,今日頭條和抖音的母公司字節跳動集團,正處于IPO上市前的排隊準備中。

  據環球旅訊報道,酒旅界風頭正勁的OYO也計劃在未來兩到三年內完成IPO,一旦上市,估值可能高達180億美元。

 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不斷下沉,越來越多五環外的傳奇誕生,而這幾個現象級企業做的都是五環外的生意,但它們所創造出來的價值正在讓五環內外的差距變得越來越小。

  這個時代水大魚大,這些現象級的企業還未進來的時候,沒人能夠相信五環外的市場有如此的能量。

  下沉市場的消費契機

  五環外的下沉市場,是個相當有魔力的詞匯,所謂“下沉市場”,包括近三百個地級市、三千個縣城、四萬個鄉鎮,六十六萬個村莊。越來越多的資本和企業將目光轉向了這片潛力市場。

  《2019 年下沉市場圖鑒》的數據顯示,在下沉市場,月收入 3K 以上的用戶(雙職工家庭則月收入 6K 以上)占據 75.6%,月收入 5K 以上的用戶(雙職工家庭月收入1W 以上)占據 40.8%。

  與此同時,由于一線城市消費人群背負著房貸和教育支出的壓力,其他項消費的能力上正在被縮減,而下沉市場的消費人群,他們的實際消費能力――從可購物消費支出來說,并不低。就是我們所說的“隱形新中產”。可以看到,京東等電商平臺最近對這個人群的關注度也都越來越高。

  “隱形新中產”是這么樣的一群人:他們多數居住在三四線城市,單看收入并不顯著,但綜合考慮到城際之間的消費支出差異之后,從消費力來說實際上相當可觀。而這群人,實際上長期因為城際差異、幸存者偏差等因素而被我們所忽略。

  我們所熟悉的“小鎮青年”人群就是其中的一個典型。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小鎮青年數量達到2.27億人,是0.68億一二線城市青年的3倍以上;而小鎮青年的平均每月支出為2150元,與一二線城市青年的月支出差距并不大。所以從消費能力來看,小鎮青年實際上是一個人口數量龐大且消費力可觀的人群。

  這些現象級的企業抓住了下沉市場中的“隱形新中產”,實現了自身企業跳躍式的發展。

  誰在大洗牌中脫穎而出

  再多爭議也掩蓋不了拼多多的實際“戰果”――一年內GMV已經達到了淘寶5年、京東10年的成績;許多農村、鄉鎮居民的生活都因為拼多多而豐富起來。

  而幾乎每個在一二線城市打拼的子女,幾乎都有過父母要求加入拼團的經歷。拼多多確實觸達了許多互聯網大企業無法觸達的人群,成功實現了“農村包圍城市”。

  截止2019年抖音的日活躍用戶已經突破2.5個億,月活躍用戶量已經突破5億用戶,抖音正在成為國民級的短視頻產品。以“土味視頻”著稱的快手也很火。快手目前已經擁有超過7億用戶,破1.5億日活,而達到這個用戶量,QQ用了整整18年。

  兩家企業都是在“農村包圍城市”的戰略下,強化運營、重視下沉市場的內容運營,實現從五環外到五環內的市場覆蓋。

  趣頭條上線不到三年,DAU接近3000萬,用戶日均使用時長接近60分鐘,以日活和月活而論,趣頭條已經成為第二大移動內容聚合平臺。

  趣頭條為什么得以快速發展?人口紅利變化是第一個答案,中國移動互聯網最后的紅利就在“五環外”,三線以下城市的居民還在快速地、持續地涌入互聯網世界,給這個行業帶來新的增量。經過2年半的發展,趣頭條已經證明:在五環外的“下沉市場”還存在一個內容產品的“快車道”。

  2017年11月,從深圳起家,經歷過野蠻生長的OYO酒店,現在已經成為中國第一大單品牌酒店,越來越多的OYO紅招牌在下沉市場的各個城市街道亮了起來。

  根據OYO酒店披露的數字,截至今年8月份,OYO酒店已經進駐全國338個城市、擁有1.3萬家酒店、59萬間客房。

  OYO出現之前,國內不是沒有經濟型連鎖品牌,但為什么只有OYO做到了?

  OYO出現之前,單體酒店,特別是中小單體酒店,處于被傳統連鎖酒店及OTA雙重擠壓之下。在傳統市場的競爭中,單體酒店既無力與連鎖酒店抗衡,也不愿耗費高昂的加盟成本,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;而開放市場的到來、OTA的出現,也并沒能改善這種競爭格局。流量主導之下,OTA的話語權越來越大,流量成本的增長對本就弱小的單體酒店產生了更大的沖擊。

  與此同時,國內單體酒店的資源卻極為豐富。據業內人士分析,中國實際連鎖化率只有22%,三線以下城市的連鎖化率更低。根據OYO酒店的數據,無組織、分散的單體酒店占據了90%以上的存量供給,且大多存在于三線以下城市。而原先市場頭部的連鎖酒店品牌,投入大量的資源在中高端市場進行新一輪廝殺,索性放棄了這些小酒店。

  以“需求驅動型”模式自稱的OYO酒店,突破傳統模式的弊端,與中小單體酒店之間建立一種以“提升運營和收益”為統一目的的共贏關系。收編這些中小單體酒店,摒棄傳統加盟模式對客房數量和加盟門檻的限制,以下沉市場為主要發力點,用一年多的時間走到了行業頭部。

  在對的時間、用創新的模式、切入了空白市場、選擇了恰當的策略。不得不承認,OYO酒店的快速發展有著很大的必然性。

  和拼多多、抖音、趣頭條一樣,OYO酒店也成為了下沉市場中教科書式的發展樣本,讓下沉市場的“隱形新中產”也能住到品牌連鎖酒店。

  在消費升級的時代,這些下沉市場中的現象級企業,逐漸成為打開下沉市場的中堅力量,讓五環內外消費與生活品質的差距越來越小,成為了中國經濟發展新的風向標。


相關評論
2016-2018版權歸華夏快報所有,本網內容皆來自網絡,秉承信息共享的原則,如有侵權,請聯系QQ:2090395419告知!
2019年最准三码中特